關於商品

以紫紅土或日本瓷土灌漿成型,由整修部門手工整廓坯體以低溫850度素燒成型。
施釉部門施釉於素坯以高溫1230度燒結成瓷。

關於釉色

1.雲山青:顛倒眾生的青瓷

 

對於青瓷釉色之美的追求與迷戀,曾是一種近乎瘋狂的執著。

「雨過天青雲破處,者般顏色做將來」。「雨過天青」的顏色幻想,被後人用來形容北宋名窯汝窯藍中帶綠的青瓷釉色。汝窯以其雨後乍晴的天空一般沉靜清朗的釉色,以及釉面溫潤的木頭光澤,成為顛倒眾生的青瓷之王,後世雖不斷企圖實驗模仿,卻難以揣摩出汝釉歷史性的絕美色澤。

 

台客藍的「雲山青」釉色擷取了汝釉的沉靜氣質,青瓷釉以氧化鐵作為發色劑,燒製前呈柔美的粉紅色,經「還原焰」與一千二百度以上的高溫才能燒出美麗的青色。在陶坯上施以一公釐以上的厚釉,使得燒成釉面溫暖潤澤,呈現灰中帶綠的淡雅色調,優雅內斂,有如眺望雲霧飄渺的遠山,深厚悠遠,釉面自然發出的淡黃鐵斑更添樸實之美。台客藍茶具陶坯採用紫紅陶土,於口沿和圈足處保留0.5到1公釐的露胎效果,呈現南宋官窯「紫口鐵足」的特徵,細緻古典又穩重。

2.天水藍:巧剜明月染春水,輕旋薄冰盛綠雲。

 —唐.徐寅

 

青瓷是唐代茶聖陸羽心中排名第一的茶具,他喜歡青瓷「類玉類冰」的特質,碧綠瑩澈的釉色像極了美玉的質感,釉面的透明玻璃質更給人冰塊般的亮澤感,和冰涼的溫感。

 

台客藍的天水藍釉,在淡淡的水綠色中帶點藍澤,釉薄處呈色輕淺淡雅,積釉處則如湖水深處般青碧,施付於白瓷坯時色澤偏綠,施於陶坯時則色帶灰藍。天水藍釉的釉面多帶開片,如冰層碎裂般的紋路深淺層次豐富,不僅突顯了釉層的厚度,近觀時也可感受到釉面微微的立體感,視覺效果相當豐富。每一件作品的釉面冰裂紋都因器形、釉層厚度、與釉裂時的降溫狀況而有所不同,可說是千變萬化,驚喜不斷。

3.客衫藍:客衫藍為台客藍的經典釉色之一,象徵台灣客家藍布衫的自然樸實,代表了台客藍精神與態度。

 

藍釉具有寶石般的色澤,氣質沉靜肅穆,為元、明、清三代中國皇室所喜愛,常用來作為宮中的禮器或祭器,襯托隆重莊嚴的祭典氛圍。藍釉以鈷為發色劑,燒成溫度在1230℃以上,溫域狹窄,控制燒成難度很高。

 

台客藍的客衫藍釉經過特殊配方,燒成釉面變化豐富,有著如深海流域般沉著光滑的藍,如梵谷《星夜》畫中流動的筆觸,浮現如灑金一般的點狀結晶,使客衫藍釉於沉靜中多了活潑氣息,玻璃質感的釉面在寧靜中散發幽微光采,使人彷彿泅泳於藍色太空之中,或置身沁涼的夏夜,感受釉面紋路細微變化所帶來的美感。

4.雪桐白:閒來松間坐,看煮松上雪。—唐.陸龜蒙

 

陸羽曾讚美唐代邢窯白瓷的釉質是「類銀類雪」,銀質的光滑和如雪的潔白色澤,無瑕而細膩的釉面質感,清麗高雅。雖然陸羽認為類銀類雪的白瓷稍遜於纇玉類冰的青瓷,具有空靈之美的白瓷茶具在文人界仍有一票粉絲,愛它的精緻細膩,雪肌光華。台灣客庄山頭遍植桐木,暮春時節滿山桐花,潔白的桐花隨風飄落,彷彿降下五月飛雪。

 

台客藍的白釉稱為「雪桐白」,擷取桐花的雪白印象與細美質感,奶霜般的乳白中帶著淡淡的象牙色澤,讓冷調的白多了暖意。白瓷瓷土與釉藥中的鐵含量必須相當低,亮澤度的掌握最為不易,關鍵在於燒成溫度的調節,具有潤澤感的霧光釉面,氣質更加沉穩內斂,溫柔恬白。

5.茶末綠:喫茶界的黑色珠寶

 

唐代茶聖陸羽最推崇的茶器是青瓷,白瓷次之。到了北宋茶色尚白,建窯茶盞的油亮黑釉正可襯托出白色茶沫的變化,故建窯的黑釉茶碗成為茶人的時尚配備,當時所流行的鬥茶活動也必須使用黑釉茶碗來比賽。著名的兔毫、油滴斑紋的黑釉茶盞,從北宋開始受到矚目,之後更風靡了日本茶道界,被稱為「天目」茶碗,品味茶碗之美也成為茶道活動中重要的一環。

 

台客藍的茶末綠釉具有三種釉色層次,施釉厚度的掌握必須相當精準,維持在0.5到1公釐之間,燒成溫度在1240℃~1250℃之間,鐵結晶釉藥會析出黃中帶綠的點狀鐵結晶。釉藥在窯中高溫熔融時會緩慢向下流動,造成了釉層的厚度變化,分別產生紅褐、黑色、茶末綠斑點三種釉色表現,紅褐和黑色釉的交界處出現如兔毫般的細紋,黑釉上則散佈著橄欖綠或黃綠色的點狀結晶,愈往下方聚積密度愈高,疏朗處如夜空中繁星點點,密集處又有如印象派油畫中的點狀筆觸。結晶形成的同時,釉面也產生從油亮到蠟面的光澤質感,從光滑的黑釉到微微凸起的結晶斑點,觸感變化相當豐富。

service@hakka-blue.com

TEL. +886 2 2552 1367

FAX. +886 2 2552 1339

© 2020 by hakka-blue